錫安教控制吳先生的見證(二)

經過多年的反思,加上對聖經的理解,我已開始了解明白,梁 X華只不過係一個驕傲的獨裁者。而教團也不是他所講的:「我們是香港其中一間最好的教會」,反而可能是香港一間最驕傲的教會。

領袖當大爺,信徒被當成苦力差遣

記得一次一位錫安教全職黃 X德又再次搬屋,按教團規矩門徒要免費幫忙全職人員搬家。我跟甄X麟都屬於黃X德的下線,苦力的工作更是不能缺席,要以「任勞任怨」來表示順服領袖。記得當時我們一群弟兄搬到大汗淋漓,我正上到黃X德新居門口,聽到黃X德要求我們脫鞋才可以進屋,不要刮花他的地板;又聽到黃X德吩咐千萬不要弄髒梳化之類之類……我自己沒人幫忙,卻見他指手劃腳喋喋不休,態度很是無理。真是第一次看見有人會這樣好意思地要求別人,為甚麼不去找搬運公司呢?反而來找弟兄們的便宜。我們是為他義務幫忙的,連水也不給我們一杯,當時真是起火,死忍著這次吧,反正我都不打算再「對一」了。馬可福音10章44節:「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必作眾人的僕人」。黃X德身為教會領袖,反倒做起大爺來,只會站著對別人指指點點,真是令人氣憤。

離開教團前的一年,我向甄X麟申請退出門徒行列。一來領教過他們的門徒訓練系統,充滿著無理的操控;二來教主只不過是一位假聖經教師;三來眼見領導層多數像教主那樣,沒有神職人員應有的榜樣和誠信,不做門徒也罷了。

不久之後,我和太太已開始去其他教會參觀,預備轉會。親眼見到其他教會也都很有系統的運作,規模、場地及教導十分龐大專業,的確跟梁X華批評外面教會的言論大有出入。

誤信雙氧水,兩信徒病情惡化

我太太在錫安認識了兩位姊妹,都得了重病。太太大膽地向他們指出教主一些離開聖經的教導、刻意思想操控等事實,又勸他們別再誤信教團的謬論,信甚麼雙氧水啦、自然療法啦…… 要去看西醫治病啊。出發點絕對是愛她們,為她們好。 但她們仍然脫離不了教團的影響,深信教主貶低西醫的種種言論。其中一個姊妹把病情又耽誤了幾年,最後要割除整個子宮才能保住性命。手術後還要長期服用昂貴的荷爾朦藥,副作用很大,五年可能會出現其他癌症。另一個轉變為不能斷尾的紅斑狼瘡症,換了幾次血,也要吃抗癌藥過日子,都不能藉能醫百病的「雙氧水」得著醫治。這兩人的「見證」真是令人懷疑錫安所謂的「見證」。

查問空殼公司事件惹禍

後來我風聞到教主開十間空殼公司的事情。按照錫安的教導,我需要從正當途徑查明真相,於是主動聯絡我的家聚負責人沙 X強,查問教主開十間空殼公司的原因,但沙 X強推說自己很忙,要我回去等候。過了一段時間,我越想越覺得那十間空殼公司的事情可疑,終於有一次踢球的時候,遇見教團新任財政劉 X泉的「對一」,我走上前隨便問下,劉X泉的對一說:「你也知道?」像是十分驚訝,隨即叫本人不要那麼大聲。我們便說起開十間空殼公司的事情,他說是一個不見得光的秘密,就算我是財政劉X泉的對一,也試過問不到什麼。劉X泉為甚麼要迴避呢?我們都知是因為教團所做的這事情是見不得光的,不能在日常聚會中透露半點。

既然得不到正途的回答,我便在互聯網上跟弟兄姊妹們交換意見。當時有很多人將一些資料和心中的疑問跟我分享,想不到由於這種網上交往,我被教團加上散播謠言的罪名。

教團高層發現有人在網上談論內部高度秘密,非常緊張,四處找人。後來逼問一位與我相熟的梁 X浩弟兄,得知是我在「搞事」。於此同期,我太太也被不守承諾的紅斑狼瘡症姊妹楊 X儀出賣,將大家之前的對話匯報給錫安高層。高層馬上採取行動,一個星期內,沙 X強接二連三地找我,藉口約我出來談話。我當時很忙,只好一再地推他。最後他出絕招,約我主日聚會後見面談話,因為我主日一定會出現。

文革式公審,強加莫須有罪名

聚會後我和太太到修頓室內運動場對面的唐樓赴約。我夫妻一進門口,發覺氣氛不對。原來是個「文革式」的大公審,只見邵 X威和陳X盛坐在一邊,擺好陣勢,另一邊座著沙X強夫婦及盧X輝太太。陳X盛在沒有得到我們同意下強行錄音,又沒給我們錄音的副本。

邵X威當頭喝問:「教會有恩於你們,為甚麼恩將仇報,在教會中散播謠言,破壞教會?」

我:「我們是因為主耶穌才來教會,我們所受的是主耶穌的恩惠,我們沒有在教會中造謠生事。」

邵X威:「你們在網上論斷牧師,還不算散播謠言?關於教會的問題為甚麼不問屬靈領袖,卻自己散播資料呢?」

我:「我曾經就教會的問題及十間空殼公司的事情正面詢問沙X強,但他始終沒給我回應。」

邵 X威聽了無言而對,陳 X盛馬上幫他解圍,他拿起一疊紙遞給我,說:「這些都是你在網上散播的謠言,有人已經把你供出來了。我們知道沈X鳴也是你們的同黨,否則你沒可能知道十間空殼公司的事。」

我:「我在網上未曾提及教會名字或牧師名字,這是以前牧師所教的,不指名道姓便不屬論斷。」

邵 X威:「我而家話你就算,你唔指名道姓都算論斷!」

邵 X威來一招「屈得就屈」,那真係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了。我將視線轉向沙X強,他仍舊保持沉默,只是多了幾分無奈,我只有再為自己申辯。

我說:「你指我散播謠言,那我問你,十間空殼公司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可否現在當面給我解釋一下?」

陳 X盛馬上接過話題:「十間公司我們在錄音帶已有交代, 不過你係乜水身份?我們不會告訴你,無需給你答案。」

脫離教團感輕鬆

之後他們完全沒意思向我們解釋十間公司的事情,反而一再指控我夫婦造謠公開教團秘密,思想不純正,論斷梁牧師即是等於論斷主耶穌等……眼見他們歪曲事實,強加莫須有罪名,本人即時表示與教團一刀兩斷。邵X威想死纏,攔路不讓我們走,我提醒他這屬於黑社會的行為。邵X威只好讓開,大家不歡而散。隨後邵X威為了挽回面子,5分鐘後給我補了個電話,說現在教團正式請我夫婦離開,我完全不理會他。

我當時走在街上,真是一身都輕鬆,終於可離開這個教團,再不用受控制,信仰不再被欺騙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