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氏夫婦的脫離見證

梁先生:利用我對神的付出,來找我的便宜。


本人於1993年加入錫安教會,1995年被挑選為門徒訓練 (對一)。當時的我很單純,以為門徒訓練 (對一)會幫助我更加認識聖經,而我也極樂意分擔領袖工作。但結果令我很失望,原來 (對一)門徒訓練的時間並不是用來教導我認識聖經真理,反而是不斷的要我為教會工作。其實付出我的時間無所謂,但越是答應,要求就越多,甚至到了一個地步,要求我將幾乎所有的個人時間都奉獻出來。我覺得需要出言拒絕了,可是領袖顯得很不滿意。我當時產生一種被人利用的感覺,我為教會義務工作,是當作對神的一種付出,為甚麼他們卻利用我對神的付出來勞役我,找我的便宜呢?

記得某次,我的對一領袖要求我替每一個教會的全識做磁力腳鐐 (磁力腳鐐對身體有好處),而且他說完成後我可以報價給他。初時我很樂意付出時間做這些磁力腳鐐,心想完成後便報價給他。但當我報價時,他竟說:「當你撒種 (免費)給教會吧」。我聽了覺得很無奈,覺得被「老屈」了。

2000年,有一對我們熟悉的錫安高層夫婦,突然被宣佈開除職務,並且不准教會內認識他們的人再接觸他們。教會讓我們聽兩盒開除他們經過的錄音帶,我聽完後,對當中的內容很有保留,因為全是教會單方面的宣佈,沒有聽取過那對夫婦的親自解釋。在隨後的門徒訓練 (對一)時間中,領袖問我對於錄音帶的內容有沒有意見,我說暫時有所保留,因為只是聽取了教會單方面的講法,他又覺得不滿意,問:「你是否相信教會?」 我當時為了不想在這問題上糾纏,所以便說相信。

後來我太太說教會有很多問題,於是我便向高層提出那些疑問,例如那十間公司。 領袖聽了後沒有解釋,他只說這是教會高層的秘密。自此之後他經常向我查詢有關我與太太相處態度上之事情,例如:本星期曾否與太太吵架?會否與太太談論信仰的問題?以往從沒有向我查詢這類問題,當我質詢一些教會問題時,他們竟採用一些手段不斷挖我私隱。我感到教會有意控制我的個人生活,連私隱權也就快沒有了,我很混亂,很不開心。信仰是個人的自由,但居然有人想利用信仰控制我。我感到很無奈,所以當時便與太太商量,是否應該繼續留於這教會。

某個主日,教主居然又在台上毫不留情地抹黑那對被開除的高層夫婦。這樣終於到了一個我不能容忍的地步,所以我當天決定離開錫安。

梁太太:教唆我丈夫離開我……

不如由我再補充。由於離開這教會多年,可能對一些事情遺忘了,現在再重新組織當中片斷。

當時我與那位被趕出教會的姊妹很熟。她是教會的高層,所以她知道教會內部有很多問題,因而與教會高層有很多的抗衡。當時鍚安教會上頭誣蔑她,指她說謊及有很多問題,將她及她丈夫趕出教會,並錄製了一盒錄音帶。但整盒錄音帶內竟然沒有該姊妹的聲音,鍚安教會就將此盒錄音帶給認識該姊妹的人聽,並強調該姊妹與她丈夫被趕出教會之原因,是他們不認說謊及不肯悔改,而且有很多問題等等。錫安教會要求聽了此錄音帶的信徒,必須跟該姊妹完全斷絕來往。

我聽完此錄音帶後,感到很奇怪及可笑。我與該姊妹相處多年並一起生活,我認識的她不是像錫安教會所說的那樣,我很想親口問她。但教會不准弟兄姊妹與此對夫婦有任何聯絡,並且要求聽完此盒帶的人要作出回應,回答是否相信教會所說的及是否認同教會的做法 (趕出該姊妹及她丈夫離開教會)。當時是由黃X德負責問我同我丈夫的回應。我不知如何回應,因我覺得不能單聽一方面的說法就要我下定論,所以我只回覆沒有意見。但他當時一定要我說信或不信教會,我不能即時回答他,他便要我遲些再覆。

於是我便打電話給跟進我之姊妹溫X盈,說出我的想法及問她應該如何回答黃X德。誰不知她答我:「你不應想太多,亦不須去證明什麼,因為教會所說及所做的應該要相信。若果你不作決定便等如已下了決定,好像一些不作決定去信主耶穌基督的人一樣,其實他們已選擇了….…就是下地獄。現在你細想一下再回覆黃X德吧。」 我聽了後覺得很可怕, 難道錫安教會的話 = 主耶穌基督?????????

但我始終要回覆黃X德。我的內心很掙扎,結果我說我沒有相信那一方。但他迫我一定要取一個答案 (信或不信),我便說:「若你一定要迫我的話,我單單聽了錄音帶,就相信囉!」但他仍然要再問一次:「即是話你相信教會及同意教會的做法?」我心裡覺得他真煩,覺得他好像電腦program了似的,不可接受別的答案,否則就不能通過,於是我唯有說:「是」。

後來,教會開始擔心我會影響我的丈夫,會令他對教會有異心。當時我丈夫在教會是屬平信徒的對一 (門徒訓練),不清楚教會更深入的問題。我與丈夫談到了教會背後很多的問題後,我丈夫就很單純的向上頭查詢為何教會會有這麼多的問題 (例如:十間空殼公司)。跟進我丈夫的弟兄就覺得是我影響了我丈夫,他才會發問這些問題,於是錫安便派黃X德同我的丈夫說,要好好教導我順服教會。他並以教會中的高層劉X泉為例,說劉的前太太也不服從教會,劉就與她離婚。他表示不想我的丈夫步劉x泉的後塵,我丈夫覺得他這樣說是喻意著,若果我仍然對教會有異心,我丈夫亦可作另一個選擇,與我離婚。

我丈夫聽後便即時告訴我黃X德對他所說的。當時我心想這間是什麼教會,竟會離間夫婦?其實當時我聽後沒有什麼恐怕及擔心,因為我倆夫婦不會受錫安的影響而破壞感情。但事隔幾年後再細想,如果當時是另一個對錫安教會深信不已的丈夫,他可能真的會聽從教會的建議與太太離婚,這實在太可怕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