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安教會前財政林X富先生訪問(七)

問:是甚麼引發你離開錫安的?


林:我看到錫安的教導有問題,於是向神禱告。神問我,為何不給弟兄姊妹有第二次機會?我不太明白……其實我也的確不想離開錫安。因為有許多我很珍惜的弟兄姊妹,同時我也負責訓練很多人。雖然我明知錫安的教導有問題,卻很想盡力幫助弟兄姊妹,希望再一次矯正他們對神的觀念,由一個屬世的追求和動機轉回向神。於是我很著重自己對一們的屬靈生命,禱告及讀經。我告訴梁x華,我要帶領對一研經,他允許我這樣做,我很多謝他給我這個自由。後來我更帶動自己所有的下線研經,他命令我停止。我重視對一們個別和神的關係,對聖經真理的明白,這無疑是脫離梁x華的教導系統,他也一定會阻止。我向梁x華解釋,我被呼召是為了神,並不是了為人。但到了最後我發覺,在這個控制的系統底下,沒辦法再幫助弟兄姊們……所以我覺得要離開了。

問:你發覺這系統最終是幫不了人,但梁x華仍是對一你的,每個星期見一次面,他又不同意你所作的事,這種困境下,你怎樣處理彼此的關係呢?


林:當然,我需要向他交待很多的事情,教會是他負責的,我當然凡事要向他交待。如果他對我所做的有意見,能辦到的,我一定會服從。因為梁x華始終是我的領袖。但一些嚴重違反聖經真理的事,我一定不能接受。若不違反真理或是比較中性的建議,我是會接受到的。

問:你離開後經濟上有否壓力?


林:不算太大,因為離開後並沒想到會開始教會,只打算去找工作,找地方參加聚會。後來開始了教會,經濟才穩定下來。

問:外界傳你加薪水超過了$18,000,是不是?


林:沒有這事,開始教會頭幾個月是$18,000,但我現在的薪水是$8,000。我想教會在發展初期,經濟有待鞏固,我便自動將自己的薪水調低到$8,000。

問:你怎樣適應這個過程?


林:好像亞伯拉罕一樣,既然我是神帶領的,我相信神必定照顧我一生。也覺得基督徒的人生是需要走信心的道路。我的確有為收入掙扎過,因為離職後未必能夠找回這麼高薪水的工作。

問:當時你有沒有儲備金錢嗎?


林:有,現在我住的地方是不需要交租的,所以薪水低一些也能夠應付。

問:錫安裡面的人講,你教會裡面出了許多的亂子,是嗎?


林:他們講的,實在太譜了啦。我聽過有人說,傳我和太太出現問題啦,離婚啦,我一聽就覺得太離譜了。其實我和太太非常之好,整間教會可以作見證。
你知不知,你來找我並非偶然,其實在去年的時候,我們在晚禱中為錫安禱告。好多聽過那4盒帶的弟兄姊妹,都知道當中很多是大話,他們問我,為何不錄帶反駁這些謠言,我說不想這樣做,神的工作不是這樣的,我可以將梁x華所有的事全講出來,令很多人都意想不到,他們一直尊重的好牧師原來……突然間是這樣的。神的審判是有適當的時間,我不想自己親手去拆毀錫安,所以沒有反駁這些的謠言。我不希望講台成為一個戰場,講台是用來教導人認識神的,不是用來互相批評的。錫安有問題,應該為他們去代禱,所以在我們的講道帶中,沒有提到反駁的事情,連暗示都沒有; 神的利劍 不是用來互相廝殺的。

問:新教會中,弟兄姊妹的相處如何?


林:非常好,我們合一的情況是超出你們所想的。

問:你自己的教會是怎樣建立起來的?


林:我99年三月尾離開錫安,在四月尾成立新教會。當時都沒有想到去開始新教會,我出來,跟著也有許多弟兄姊妹相繼離開錫安,他們希望我成立一間教會,當時我才恍然大悟,為什麼早期神對我說那句話:「為什麼不給弟兄姊妹有第二次機會?」

問:你對將要離開錫安的人有些甚麼忠告?


林:一個從錫安出來的人很難跟別人合得來,帶著驕傲去看別人的缺點,有種過份驕傲的思想,不尊重別人,不懂得去愛人。連保羅也要謙卑在神面前啊。他們是批判,不是以關愛的態度去愛人,用行為稱義,這就是酵,錫安的綑綁是懼怕和驕傲的問題,這些毒酵就存在於錫安的訊息裡面。針對自己是好的,但不是對別人。聖經說萬物都有定時,每個人需按照成長的過程被神塑造,若用劃一時間的方法,背後的目的是什麼呢?是驕傲還是祝福呢?所以過份拔高是沒有益處的,不要過份要求弟兄姊妹去做,要讓他們按照自由旨意而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