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誰還有救恩?(五)

教主厲嚴聲色地說:「在我侍奉這麼多年來,就親眼見過30多人(即是1999年跟從前財政林X富一起離開錫安的人)犯了這種『永不能贖回之罪』。是至父及子都有詛咒的。但是很可惜,這些人犯了連自己也不知道。他們離開後,到處說謊控訴我們,甚至完全不介意絆跌別人的信仰(曾經有離開的人主動連絡教團不知情的人,勸他們也一同離開,就等於絆倒別人的信仰。)。我親眼看著他們變成惡人,由惡人變成罪人,最後變成褻謾人,犯了『永不能贖回之罪』。他們說沒有褻謾過神,但是他們褻謾神的時代僕人(教主),對神所用的『人』不敬畏,就等於褻謾神了。」

「出埃及記記載,以色列人雖然沒有直接褻瀆神,卻當面藐視謾罵了摩西。完全不懂得敬畏被神高昇的時代受膏者。神給予摩西權柄和能力,就是要讓以色列人知道,他們應該要敬畏摩西。敬畏是一條神最後的容忍線。可惜以色列人凌遲一步,群起要用石頭打死摩西。神的烈怒便向他們發作,若不是摩西求情,600萬以色列人即時死個清光。可見他們所有的屬靈程度加在一起,都比不上一個摩西啊。原來整個國家的人能得到祝福,全是託賴於他們的領袖摩西。」

「你藐視,或者傷害最大祝福的人,還未必十惡不赦,但是你藐視,或者傷害最大祝福『系統』的話, 就一定會有永不能贖回的詛咒。能犯這種罪的,必定曾經擔任過教會的全職,領袖,起碼信主十年以上才能犯,一般信徒還不曉得怎麼犯呢。」

教主引用聖經瑪拉基書4:1-2「萬軍之耶和華說、那日臨近、勢如燒著的火爐,凡狂傲的和行惡的、必如碎秸.在那日必被燒盡、根本枝條一無存留。但向你們敬畏我名的人、必有公義的日頭出現、其光線有醫治之能。〔光線原文作翅膀〕你們必出來跳躍如圈裡的肥犢。」教主解釋,我們所侍奉的神乃是烈火,火的光代表祝福,火的熱代表詛咒。如果將神惹怒的話,會怎麼樣呢?神的詛咒便會像火一樣燒你。火有個特性,只要一燃起來,凡是能燒的東西都會燒到盡為止。神的怒氣一發,就要發盡了才能消仇解恨啊!所以,犯了「永不能贖回之罪」的人,
除本身永恆失去救恩外,還殃及家族三、四代人都要蒙受神的詛咒。包括犯罪者的下線三、四代子孫、直系親屬、父母、配偶、兄弟姊妹等,他們痛恨不已是你的親人,悔不當初認識了你。舊約的祭師以利就是個最好的例子。

撒母耳記上3:11-14「耶和華對撒母耳說,我在以色列中必行一件事,叫聽見的人都必耳鳴。我指著以利家所說的話,到了時候我必始終應驗在以利身上。我曾告訴他必永遠降罰與他的家,因他知道兒子作孽,自招咒詛,卻不禁止他們。所以我向利家起誓說,以利家的罪孽,雖獻祭奉禮物,永不能得贖去。」

「以利身為當時的大祭司,明知兩個兒子在外面姦淫搶略,絆跌無數人的信仰,居然視若無睹,一聲不吭。神見他任由惡人草菅『靈魂』,依然能無動於衷,完全喪失了全職侍奉者的自覺。自招詛咒,終於定意詛咒以利和他全家。並且宣佈,任何贖罪的祭物也永遠無法將罪孽挽回。贖罪的祭物就是代表主耶穌,如果你犯罪到了一個地步,把主耶穌的救恩都拿開了的話,你必死無疑。」

「跟以利犯有同罪,被舊約聖經收錄入冊的還有巴蘭,在新約聖經揭榜的有許米乃,亞力山大以及重數的假先知們。而希伯來書也清楚記載了犯此罪之人的下場。」

希伯來書6:4-8「論到那些已經蒙了光照,嘗過天恩的滋味,又於聖靈有分,並嘗過神善道的滋味,覺悟來世權能的人,(教主解釋,這一節是指那些受過教團祝福,當過全職或者領袖的人)若是離棄道理,就不能叫他們從新懊悔了。因為他們把神的兒子重釘十字架,明明的羞辱他。(他們所犯的罪,除非主耶穌肯在一次為他們釘十字架才能贖回)就如一塊田地,喫過屢次下的雨水,生長菜蔬合乎耕種的人用,就從神得福。若長荊棘和蒺藜,必被廢棄,近於咒詛,結局就是焚燒。(焚燒就是將來地獄的火湖)」

彼得後書2:21「他們曉得義路,竟背棄了傳給他們的聖命,倒不如不曉得為妙。」
教主胸有成竹地說:「這些人犯了『永不能贖回之罪』,真是不如不信主還好,現在他們活著的目的,就是每一天等候地獄的到來,每一分鐘都要接受神對他生命的糟蹋。」單憑這節經文,就足以否定一次的救永遠的救的講法。

教主還有補充:「基本上,有兩個原因,可以使人犯下『永不能贖回之罪』。」抬頭看看忐忑不安的會眾,繼續說:「第一個是大量絆跌不是你帶信主的人,第二是將神給你的恩賜、才能、奧秘傳授給外邦人,或者用來培訓撒旦。就像舊約的巴蘭。神在98年親自將七個音符的秘密啟示給我,到目前為止,我只傳授給了幾個人,並且嚴厲警告過他們,要有自覺,千萬不要染指這種誅聯九族的罪。以我所看到的,今日基督教的音樂界,不知道有多少個巴蘭,絕大部份作曲填詞人,都已經犯了『永不能贖回之罪』,但是外面的那些牧師會告訴他們嗎?所以今天多麼難得,有我能告訴你們,你看你們有多麼幸福。特意坐飛機回來聽都值啊!」

最後,教主拿出了為錫安信徒特制的「救命錦囊」:「在你鑄成大錯之前,如果有所察覺的話,如何補救呢?救法是儘快停止詛咒。如果神的審判像火來到,就趕快把柴拿走,避開神的憤怒,那就不會遭焚身之災了。就是說要儘快找那些有祝福的人去敬畏敬畏,神詛咒你,不就是因為你藐視領袖,不敬畏領袖而來的嗎?如果你馬上回到敬畏領袖裡面,不就能避開神的憤怒嗎?所以馬上請領袖幫助你,嚴格地改掉那些壞性格、壞習慣,就是關閉你那張不斷批評領袖,批評教會的嘴巴。」

教主為斷絕錫安教徒與離開者的來往,替自己解除後顧之憂,不擇手段地散播邪門歪曲教導,毒害尋求真理的會眾,帶給他們難以形容的恐懼感及壓力。加上教主一次有一次地在台上說三道四,重複洗腦,只吹噓成功不承認失敗,要求凡事儘管相信領袖最好的一面,使教徒錯覺地認為,離開錫安就等於放棄奔走天路,教團的領袖不會錯誤,凡是離開的人肯定由於自己的不是。接觸他們更是自招詛咒兼失去救恩,所以都自覺地跟他們斷絕來往,就算是血源骨肉也等同陌路,多少年的友情都捨得下刀。如此分割人倫,顛倒是非的控制系統,豈不是地地道道的邪教所為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