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悼念一位忠心的神僕 – 王裕賢弟兄

我認識裕賢弟兄有頗長的一段日子。他是錫安內一位難得的好弟兄,既親切真誠,亦竭力求進步的實務全職,他確是值得我們學效的卓越領袖,更是一位極難能可貴的屬靈帶領者!

本人對裕賢弟兄那謙卑及內斂的性格,默默耕耘、不問收獲的事奉態度十分的欣賞,並能被他感染到那份永遠向前,不畏艱辛的堅忍精神!

日華聖者在一月二十三日向全教會交代裕賢弟兄已離世的消息,並解釋在裕賢弟兄癌病之早期並未有向會眾宣報的原因,是恐怕會眾釋放消極的思想。但是,在另一邊廂,他卻又極度讚揚錫安的信徒們是一群 神 所招聚的新族類、是一群先鋒、是一群約瑟民眾、是一群帶領香港進入復興的精兵。

若然我們錫安會眾是一群懂得為錫安日報不斷make voice的精兵,又是一群 神 所招聚的新族類、又是一群先鋒、更是一群約瑟民眾的話;又為何日華聖者竟會又恐怕我們會釋放消極的思想呢?日華聖者的砌詞狡辯是為了回應我 – Brother Wisdom在本年初給他那封信內所質疑的其中一條提問?又或是我們根本並非他所吹噓的新族類?日華聖者總是那麼慣性的善忘,那麼慣性的出爾反爾、他實在太多自相矛盾的地方!

而,裕賢弟兄此事件,日華聖者的責任是不可推搪的、是他一手做成的。試想想,神 為何不讓裕賢弟兄繼續為祂去事奉而卻早早的將他召回天家?神 是否察覺到裕賢弟兄如今所事奉的並非他早年所事奉的 神? 因為他也未曾意識到他正在竭力事奉的 神竟然就是他所信賴的牧師、一位已變質的牧師、亦是一位已變得十分追求名利和物慾的偽善牧師!裕賢弟兄的離世正正讓日華聖者好好反省他近年的所言所行,是給他切底的去檢討認罪的警號!

由於我今天的信中只是想悼念裕賢弟兄,關於日華虛假的種種暫時不提。十分相信並肯定的,他在天家正享有著大大的榮耀及豐盛的獎賞。你是配得的!裕賢弟兄,我永遠懷念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