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ther Wisdom 2005年給梁日華的第二封信

2005年給日華大哥的第二封信,盼望你能夠回轉,肯去查找不足。祝你雞年有進步!

大哥,你正是那賣油條的日華聖者!

二月六日那篇為著補大鑊而演說的「眼」,真的,並不能發人心醒,反倒清楚表現出你在又一次出了事之後的後知後覺。你這次向全教會所推銷的「眼」,有點像文革發動前,毛澤東向全國大力鼓吹假民主開放觀念,歡迎各路文化人仕放膽進言,要做到百家爭鳴,要見到百花齊放的局面。因此,很多學者都本著為國家進言,為改善人民生活福祉而真的去投稿、上書、出版及用其他正確的傳播媒介去大膽表達對國家、對政府、對毛主席的積極政見。好一招引蛇出洞!

又,在會中你又來故技重施地誇說甚麼自己恩賜運作之勁,又能遠遠call出病人的準確傷病。大哥,你可知道我們實在已支持不住,我們累極了!你可知道你的底牌早已穿崩!

你刻意在千人面前公然抬舉那隻雞、狐和熊貓三隻動物的「眼力」,須不算是一項正式的刪封儀式,但在會眾心已經做到了等同的褒獎效果,必然, 這三隻受寵家僕也會為你更加賣命和委身。好一幕反擦下屬鞋子的把戲!

我依稀記得於年前曾看過史學家劉濟昆老先生的一篇文章,內容引出一個有關成都人耳熟能詳的一則笑話。小弟就將那則笑話化作為一面鏡子送給大哥你, 作為拜年手信,願你能日夜對此鏡反思反照,更希望你因此能將那些牢牢黏附在你自己臉上而不自知的種種污、垢、塵、屎,逐一的洗刷清除,悉心敷治一下自己臉上各類的瘡癬與種種疣、疤、疥、疹,挽回丁點兒你舊有的本來面貌!

說是一九二五年孫中山先生逝世,成都市要舉行追悼會,那時並未有甚麼speaker 或microphone之類的廣播器材。四川大軍閥楊森下令貼身秘書去找一名外型像樣的大聲公來帶領群眾呼叫口號。

秘書於是想到每日凌晨雞叫之後,總有個大聲叫賣油條的人,他的喊聲最是響亮,而且面貌也堪可見人,於是重酬招聘,請他在追悼會充當microphone。

追悼會正式舉行,楊森發表演說,沉痛悼念孫總理。隨後由秘書提示油條販子跟著高呼那幾句經已排練了多次的口號。秘書輕聲提示說:「孫總理精神不死!」油條販子接著大叫:「孫總理不死!」眾人一陣嘩然,總理明明已死了,怎麼竟呼叫「不死」?秘書急忙扯扯他的衣袖提示:「還有精神呀!」油條販子於是立即再高叫:「還有精神呀!」

群眾當堂歡聲雷動,原來總理還健在,想必是那個庸醫判錯了症,竟錯說總理死了。秘書頓然被氣極說:「我已多次與你一起排演,你為何叫到如此混亂!你快快照原來的喊好了!」油條販子便拚了命提高聲調:「賣油條呀!好靚油條呀!」

當然,那位貼身秘書和油條販子已創下了彌天大禍,楊森一怒之下,下令手下將之驅逐出成都,靳令兩人永世不得蹅足成都市。

為何我要引用這則笑話?正正因為看見了大哥你於近年的行事作風及在每個主日講台上的整體表現,實在跟那個油條販子在孫總理追悼會的醜態太相近、太神似了!

那個油條販子與你的共通點均是:雖是得到十分充足的提點,又有多番的歷練經驗,多方有益的說話言猶在耳,但不知是資質有限或是刻意頑梗,竟然每每將一宗又簡單又合情合理的美事變成笑柄、化成憾事,還成為了後世人的笑料回憶!

每每到了描繪事件真相、甚至是在講解聖經真理的時候,必然都會像那那個油條販子一樣獻醜,將些最切實、最關鍵的精要神髓統統刪除,實與真正事件的面貌大相逕庭,會眾所渴慕追求的聖經真理,竟然全是稗子毒草而懵然不自知,還以為蒙主厚恩,得聖靈引導而有幸遇著一間好教會,得著全香港最好最top的教導。就好比那追悼會的群眾所接收到的既清淅、亦激昂的口號一樣,似乎又是合情合理、是可信性極級迅息:『總理不死,還有精神呀!』,豈料竟是極度相反原意的扭曲。

大哥,你在最早前曾找人在ziondaily代筆追悼裕賢弟兄的一篇短文,見你有自我反省及檢討信心不足之處, 雖那篇短文的後半截全是跌落地挖把沙的長篇大論,但我還是暗暗慶幸閣下起碼已曉得學效你的偶像董伯伯,肯衰衰地跌一舖,學識做個假動作去扮查找自己的不足,怎料到,你那篇短文在登出不到二十四小時,你已下令要飛快地換上另一新版本【阿賢,你是聰明又盡責的工頭】。唉——–!你這死雞撐飯蓋的缺點,亦正是你永遠不能夠令自己重新改正、重入正軌的重大絆腳石!

你太不思進取,你太令到還愛你的眾弟兄姊妹痛心!你是怕有失身份而衰不起?又或是怕被眾ziondaily之看官們知悉你那「小信」而離棄你?

以本人認為:身為一個真男人,自命為一個真領袖,又自吹自擂為一個愛人愛神的真牧師,那麼,講一個sincere sorry,做一個假認錯的真表態,不但令你挽回不少正在流失的民望,必定令一眾靠在邊緣觀望的會眾們提高對你的品格評估而繼續留在錫安,再給你一次機會。但可惜啊,可惜,大哥你已慣被邪靈所欺騙,明明已捉到鹿也不曉得脫角。

在你那新版本【阿賢,你是聰明又盡責的工頭】短文中,有一句頗會令人感到欣慰的說話「盡量將每一分錢?用在傳揚褔音的事工上!」。不知內情的人,驟看之下,又確感到是有板有眼、有型有款有深度。但可惜、可憐、亦可恥的是:這只不過是大哥你另一個「講到天下無敵」的口舌泡沫,是不能當真的。你和你的下屬, 就是那些高檔汽車車主們,至今依然是那麼大筆浪費資金、虛耗資源,奉旨濫用會眾的十份納二和奉獻,把應該用在傳揚褔音事工上的每一分錢通通變成補貼三千至四千CC的大食名車汽油缸之內,又奉旨補貼全職們一大批超級高檔潛水器材及戶外活動的豪華裝備。又奉旨補貼與假法老鐘志明(姓鍾的發達佬)join-venture的謀人寺香油筒,又奉旨補貼那些錫安屬世公司正在不斷蝕錢的財政破洞,又奉旨補貼那若大的私人會所式「聖殿」,為只有小貓五、六個人如常上班的超大寫字樓白交租金,又再奉旨補貼那大批浪得虛名的海爾冷氣機群,不到兩年已幾乎全部損壞的「無任何保養的違法買賣電器」之上。我真的不明其所以焉!可知道你們現在是幹著甚麼的把戲?唯一可能是你的行為處事偶像董伯已imparted 他全部武功於你,以使你活得像他的影子靈魂一樣!

大哥,你已得到十分充足的提點及示意,如你還是那麼的要繼續享受你的個人祟拜和決意偏行己路的話,那麼,你就快快照原來的喊好了!

「賣油條呀!好靚油條呀!」,「賣油條呀!好靚油條呀!」。

Leave a Comment